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新总理难解澳大利亚经济题

出处:国际 作者: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编:王巍 2018-08-26

8(澳新总理莫里森)

未标题-2 拷贝

二次逼宫、黑马上位、内阁洗牌……在过去的一周里,澳大利亚政坛上演了一部澳版《延禧攻略》,最终,一直低调行事的国库部长莫里森拔得头筹。宫斗似乎成了澳大利亚的关键词,十年间6位总理乐此不疲地上演着同样的戏码,如今换上莫里森站上高位,但随着澳大利亚赖以生存的资源紧缺、楼市泡沫愈加明显,连续27年无衰退增长的神话还能否续写已经被打上了问号。对于莫里森来说,上位容易,但打好这场硬仗可不容易。

黑马总理

总理并不好当。据澳洲新快网报道称,当地时间上周六,在成为澳大利亚新一任总理的首个早上,莫里森就开始与同事会面,组建自己的内阁。与此同时,新内阁也迎来了换血,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6日报道称,朱莉·毕晓普辞去外交部长职务,国防部长佩恩则接替她成为新的外交部长,皮特·达顿重返内阁,担任内政部长;丹·特汉出任教育部长,替代原教育部长伯明翰。

莫里森的胜出其实有些令人意外。此前,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先后由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及能源政策而遭受自由党内的强烈反对,而今澳大利亚正经历罕见的旱灾,特恩布尔又被指抗旱不力。随着民调支持率的连续走低,内政部长达顿公开挑战特恩布尔的党首地位,虽然在21日的逼宫中,特恩布尔挫败了达顿,但紧接着达顿辞职带动的一波辞职潮让特恩布尔最终不得不让位退出。

如今,势头最盛的达顿仍是内政部长,反倒是当时并不出彩的莫里森笑到了最后。特恩布尔辞职时提出由莫里森作为候选人参加党首竞选是一点,但另一点与莫里森本人务实的作风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据了解,莫里森在2013-2014年担任政府移民部长时,就在自由党内树立了办事高效的作风,包括推行旨在阻止非法移民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亚的“主权边境行动”等。此外,相比行事张扬的达顿,莫里森也更为温和沉稳,早在2015年特恩布尔挑战前总理阿博特之前,就有自由党议员对媒体说:“如果我们下次选举失败,莫里森就会成为党首。”

靠不住的楼市

对于莫里森的执政风格,大多数人认为他的经济政策将大体延续特恩布尔的路线。然而摆在莫里森面前的并非简单的路线问题,更棘手的是澳大利亚赖以生存的楼市、资源等正在遭受冲击。

连续疯长55年的澳大利亚楼市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这个号称“全球最坚挺的楼市”如今却处于风雨飘摇之际。澳大利亚房地产数据分析公司Corelogic上个月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的数据显示,6月澳大利亚全国总体房价环比下跌0.2%,其中悉尼、墨尔本和珀斯分别环比下滑0.3%、0.4%和0.5%。有专家指出,澳大利亚楼市代表的全球楼市热潮已经结束。

去年,澳大利亚政府收紧购房优惠政策,澳大利亚楼市房价从2017年10月开始下跌,“澳大利亚楼市撑不住了”的论调甚嚣尘上。国际清算银行牛津经济学研究所也指出,由于大量新房开工,澳大利亚将面临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房价调整,房价可能将在2020年下跌23%。澳大利亚知名经济学家克里斯·理查森也曾警告说,澳大利亚各大城市都出现了房地产泡沫,令澳大利亚经济极度脆弱,可以预见的是房地产泡沫破裂将沉重打击澳大利亚经济。

另一方面,这个曾经被誉为是“矿车上的国家”也正遭遇着矿业投资热潮逐渐消退带来的苦果。受困于需求下降,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再加上强美元的打压,澳大利亚的矿业投资持续下滑,上一财年,澳大利亚矿业勘探开支跌到了十年来的最低,为29亿澳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分析称,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是典型的资源依赖型国家,此前受益于中国等买家的支撑,使澳大利亚经济强劲增长,但这也使澳大利亚的经济极易受到主要客户群的影响。如今大宗商品价格下滑,铁矿石价格走低,再加上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澳大利亚经济受到冲击理所当然。

隐形危机

经济27年无衰退增长只是表象,隐藏的危机早已蠢蠢欲动。动荡的政坛本就不正常,如今莫里森再度让澳大利亚的政局洗牌,经济政策的朝令夕改也让此前的经济规划付之东流。财政赤字一直都是让历届政府最头痛的一点,繁荣的矿产曾经几乎解决了澳大利亚的贸易赤字,但随着人口的增长、老龄化的加剧,再加上矿业的不景气,澳大利亚预计2018-2019财年的财政赤字将达145亿澳元。

与赤字紧密相连的是高筑的债台。本月初,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报道称,信用卡账单、住房抵押贷款和个人贷款等债务现在占澳大利亚家庭平均收入的189 %,而1988年这一比例仅为60%。高昂的家庭负债又反过来威胁澳大利亚的房价,随着工资停滞和房价上涨的双重压力,负债引发的住房危机或许已经临近。

另一个隐藏的危机在于澳大利亚过分依赖出口贸易。美银美林的经济学家们一针见血指出了澳大利亚的经济问题:经济连年增长依靠的完全是房地产投资和严重依赖出口经济的惯性,如此不思进取也就造成了整个经济社会缺乏创新,比如,科技人才出现了巨大缺口。在2016年度的《全球创新指数报告》里,正在力推“国家创新和科学议程”的澳大利亚仅排名第19位。

王军称,澳大利亚最严重的问题在于经济体系不完整,依赖外国市场是资源型国家的通病,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对他们来说无论是转型还是走出困境都是比较困难的。而这又与澳大利亚的人才缺口形成了恶性循环,目前,澳大利亚正从矿业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型,但劳工短缺却在这一点上限制住了澳大利亚的转型梦,再加上老龄化的抬头,预计到2030年澳大利亚20%的人口将超过65岁,这也意味着莫里森的硬仗才刚刚开始。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