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迟到的改革能否拯救委内瑞拉

出处:国际 作者: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汤艺甜 网编:王巍 2018-08-20

8(委内瑞拉)

未标题-2 拷贝

处于危机漩涡之中的委内瑞拉再次出手自救,宣称要打“经济保卫战”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开始了货币改革之路。从8月20日起,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将完全替代现有货币强势玻利瓦尔,兑换比率为1:10万,同时加密货币石油币也将作为该国国际记账单位开始流通。但对于通胀率高达32174%的委内瑞拉来说,“姗姗来迟”的改革能否挽救混乱的经济形势还难下定论。

危机改革

一杯咖啡要花费200万玻利瓦尔,一年前这个数字是2300。一夜之间,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贬值约95%。为了应对恶性通胀和严重的货币贬值,马杜罗宣布,于8月20日开始实施货币改革,把1主权玻利瓦尔从原计划的等于1000现行货币强势玻利瓦尔,改为等于10万强势玻利瓦尔,相当于将现行货币面值去掉5个零,同时准备建立数字货币中央银行。

“我希望国家恢复元气,我有办法,相信我”,马杜罗在上周五国家电视台播出的夜间讲话中掷地有声地表示,还宣布增加税收、提高汽油价格、提高最低工资,以期推动经济改革。事实上,这并非委内瑞拉的首次自救。这已经是马杜罗今年第五次上调最低工资,此次将涨30倍至每月30美元左右。

在严重的经济危机面前,这个坐拥丰富石油资源的国家还盯上了自己的“黑色黄金”。“我们将把石油作为整个经济运转挂钩的参考。在石油币这个系统的基础上,我已经确定了最低工资、退休金,以及以半个石油币作为工资基准,也就是1800玻利瓦尔。”马杜罗宣布已于去年底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石油币将成为该国国际交易单位,一个石油币等于60美元。

不过,外界对委内瑞拉石油币的唱衰声不断。美国曾公开表示石油币属于制裁范围,印度此前拒绝在交易中使用石油币。“委内瑞拉货币贬值非常厉害,石油币并非对冲风险的好办法。如果委内瑞拉不能稳定主权货币,那么也不能保证可以稳定发行的数字货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Lars Peter Hansen对石油币并不看好。

辉煌过去

面对破败的委内瑞拉,或许无人能想象,早在上世纪60年代,这个国家就已经跨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国家,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该国遍地的“黑色黄金”。

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的石油储量约占世界储量的4%,居南美第一;截至2010年底,探明石油储量达到2965亿桶,超过沙特阿拉伯石油储备近300亿桶,高居全球第一,差不多相当于伊朗和伊拉克两国储量之和、俄罗斯的3倍。石油工业成为委内瑞拉最重要的支柱产业,没有之一,占据出口收入的76%和财政收入的近一半。

1998年,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上任后,油价一路上涨,最高时达到每桶150美元,因此查韦斯有足够资本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在石油的庇护下,委内瑞拉的社会福利极为完善,2014年委内瑞拉人均GDP达到1.57万美元,同年中国是8826美元。

靠“黑色黄金”发家致富的好景并不长,2014年,国际石油价格从111美元/桶暴跌至27美元/桶,2012-2016年,委内瑞拉人均石油出口下降了2200美元。近几年虽然油价略有上涨,但依然无法回到2008年150美元/桶的巅峰,截至8月15日,WTI原油收65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为7165美元/桶。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虽然国际油价有所回升,但由于委内瑞拉经济萎缩,无法维持正常的石油工业生产,导致石油产量很少,很难挽回什么。目前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已经降至近30年最低水平。恶性循环让过度依赖石油的委内瑞拉沦为国际社会的“弃子”。

“从天堂到地狱”

对委内瑞拉来说,从歌舞升平的天堂到穷困潦倒的地狱只有一线之隔。曾经的高福利仰仗于高油价和高石油产量,经济结构过度单一的隐患在油价暴跌后显露无疑。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此前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委内瑞拉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的畸形发展,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落后。

为了全面服务于“黑色黄金”,国内的粮食和生活用品缺乏,只能依靠进口。2004-2010年,委内瑞拉共计征收了至少4500万亩可耕种土地,国内基础农业几乎全面崩溃。“经济形势已经糟糕到死马当活马医的地步。现在我们国家几乎没有收入,并且无力支付外债利息。尽管石油价格在上涨,但我们的产量在下降,”委内瑞拉石油分析师Elio Ohep表示。

货币贬值、废钞、通货膨胀纷至沓来。进入2018年以来,委内瑞拉的物价已上涨近460倍。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指出,在委内瑞拉,1升91号汽油的价格是1玻利瓦尔,而1个鸡蛋的价格却是20万玻利瓦尔。

“人们花光了所有的钱来填满他们的食品储藏室,这样就能尽可能长时间支撑,但不知道食品储藏室里的产品用光后会发生什么。”食不果腹的现状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委内瑞拉人民仓皇出逃。联合国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已经有230万人从委内瑞拉逃离至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西等国,2017年海外委内瑞拉人口达160万,2015年仅有70万。

在严峻的经济形势之下,马杜罗此番改革也引发了国内的质疑。上周日,委内瑞拉多家商店宣布停业,抗议政府经济政策,一些民众则表示“处于恐慌当中”。委内瑞拉经济学家Asdrubal Oliveros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委内瑞拉严格的货币控制、拙劣的国有化和过度印刷货币才是其经济危机的根源。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汤艺甜/文 李烝/制图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